第 45 章(1 / 3)

你就作吧 张不一 1783 字 5个月前

许知南缓缓地伸出手,如同触碰稀世珍宝一般,小心翼翼地将那只小沙瓶从铁皮盒中拿了出来。

封口的软木塞压得十分紧实,仿若是沙瓶的真正主人很担心自己藏匿于其中的爱意会曝光流出,才所以刻意将瓶塞压的这么紧。

许知南费了些力气才将木塞拔-出,然后用左手的手掌拖住了瓶口,右手谨慎地抖动着瓶身,将埋藏于蓝沙中的那一张卷成小细棍的白色纸条抖动了出来。

纸棍的腰部还套着一枚银色的铁环,如同一枚坚固的封印一般将主人书写于纸上的爱意封存。

许知南去掉了铁环,打开了封印。

随后,她双手并用,一点点地打开了那张卷成一条细线的纸条,认认真真、一笔一画书写于纸上的笨拙字迹逐渐展现在了她的眼前——

「太阳的光芒无远弗届,我对你炽热滚烫的爱亦是如此」

当年,她就是被这一句无比动人的情话打动了,从而认定了齐路扬就是她的太阳,才会克制不住地对他心动。

但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她并不太确定这张纸条到底是谁写的,只是通过歪歪扭扭的字迹猜测是齐路扬写的,因为在她所认识的人当中,只有齐路扬的字体最丑,而林嘉年则是她记忆当中字迹最漂亮的人。

怕自己认错人,她还特意拿着这只沙瓶去找了齐路扬确认。齐路扬并没有否认,还点了头,当场承认了是他送的,然后她就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他。

她也从未想过齐路扬会骗她,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蒙蔽她。

无论是那碗大雪天送来的豆腐脑还是这只悬挂在她画框上的小沙瓶,都不是齐路扬的心意,他只是一个卑鄙的冒名顶替者,无耻地剥夺了本应属于林嘉年的一切。

她所感受到的所有温暖,其实都来自于林嘉年。

在最美好的青春年少里,她爱错了人……许知南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眼瞎耳聋的傻子,她的太阳明明就在她身边,那么炽热温暖,她竟然会对他视而不见。

她一直在忽略林嘉年。

淋浴间的水声突然停止了,林嘉年已经洗完了澡,许知南强忍下了哽咽,迅速将纸条重新卷成了纸筒,套上了银环,塞进了沙瓶中。

把沙瓶放回铁盒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眼泪滴到了铺在盒底的那张林嘉年的肖像画上。

十几年的光阴使得那张本就不怎么精致的演草纸越发的干枯泛黄,像是脆薄的薯片一样,似乎一用力就能把它弄碎。许知南也不敢伸手去擦,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把纸擦烂了,索性放任不管了,匆忙地扣起了盒盖,上了锁,动作迅速地将小铁盒放回了衣柜的角落处。

她不想让林嘉年发现她偷窥了他的秘密。

他对她的爱意绚烂盛大,却又小心自卑,底气不足,不然他当初也不会傻傻地把自己的爱意做了伪装、悄无声息地悬挂在角落中的画框上,如今也不会将沙瓶锁在藏匿于衣柜深处的铁盒中。

他爱她爱的克制又隐秘。

所以,她绝对不能主动戳破他的秘密,不然一定会让林嘉年难堪,会尴尬。

问题的核心也不是沙瓶,而是怎么才能让他打开心中的枷锁、毫无顾忌地把那份爱意宣之于口。

更何况,她自己本身也有问题:她已经对林嘉年的迁就和包容习以为常了,所以总是忽略他的感受。

或者说,他们之间依旧缺少一个互诉衷肠的契机。

等林嘉年穿着浴袍走出卫生间时,许知南已经重新将他的毛衣塞回了原处,关好了柜门,衣帽间还是原封不动的模样,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唯独许知南的眼眶是红的,浓密的眼睫毛上还挂着细微的泪珠。

她本想等情绪稳定一些再离开衣帽间,林嘉年却走进了衣帽间。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许知南哭过,立即加快脚步朝她走了过去,担忧询问:“怎么了?”

许知南依旧坐在角落处的那张软皮面凳子上,说话前先吸了吸鼻子,开口时,声音却依旧囔囔的,鼻音浓重:“没怎么,就是突然想哭了。”又用一种习以为常的口吻说了句,“不用管我,正常的,怀孕后情绪不稳定,经常这样。”

话还未说完,她就情不自禁地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紧紧地握住了林嘉年的左手。

林嘉年挺心疼她的,四指一弯,紧紧地牵住了她的手,拇指轻柔地摩挲着她白皙柔软的手背。

许知南却蹙起了眉头,高高地扬起了脑袋,满目惊讶地看着站在她面前的林嘉年:“手怎么这么凉?”

刚洗完澡不应该凉成这样呀。

林嘉年刚要开口,却突然将头扭到了一边去,克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喷嚏。

许知南又开始担心了,立即从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