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1 / 3)

你就作吧 张不一 1972 字 5个月前

第10章

两周后,林嘉年又要去外省出差,许知南虽说有些不高兴,但还是认真仔细地帮他收拾好了行李。

第二天清晨,许知南又开着车将林嘉年送去了机场,但却沉闷了一路,脸上写满了“我心情不好”这五个大字,无论林嘉年怎么和她搭讪,她都无动于衷,冷硬得像是一块冰。

在T2航空楼前踩了刹车,许知南看都没看坐在副驾驶的林嘉年一眼,面无表情地盯着前边那辆车的车尾,言简意赅:“下车。”

林嘉年哪里敢直接下车?压根儿坐着没动,斩钉截铁地向许知南保证:“七号之前一定回来。”

这个月七号就是他们俩的结婚六周年纪念日。

许知南的心情并没有因此好转,神情和语调依旧是冷冰冰的:“我管你呢。”

林嘉年也知道许知南为什么生气,他也想一直陪在她身边,但是现在确实是身不由己……他叹了口气,满含歉意地看着许知南,向她保证:“等以后不那么忙了,我一定会每天都陪着你。”

许知南的态度一点也没缓和:“不用你陪我。”但这是气话,她想让他留在家里,每天都能见面,就像是刚刚结婚的时候那样。

可是现在他们俩的轨道却越来越偏离了,起初只是偏差了一点点的角度,分毫只差而已,现在变成了一道宽阔鸿沟,再难契合。

一个月三十天,她能有二十天见不到他。

林嘉年束手无策,心中着急,眼眸中蕴含着无尽的愧疚。

许知南自始至终没有看他,双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你走吧,下车,这儿不能停太久。”

“知南……”

“下车!”

林嘉年无计可施,只好去解系在身前的安全带。

就在这时,许知南的眼角余光突然瞥见了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副驾驶后方的车门被推开,一位穿着黑色西服套装的年轻男人下了车。

男人的年龄看起来和林嘉年差不多大,身形挺拔,五官俊朗,举手投足干脆利落,再配上那股从他骨子里透出来的风流气质,人中龙凤的倜傥姿态一下子就从他周身散发出了出来。

是熟人,孟逸磊,林嘉年的合作伙伴。

许知南微微蹙起了眉头,赶忙问了林嘉年一句:“你和孟逸磊一起去啊?”

林嘉年:“嗯。”

许知南终于给了他一个眼神:“很大的项目么?竟然让两位老总都出动了?”

林嘉年:“市政府的招标项目,倒不是很大,但是对于我们公司来说比较重要。”

“哦……”许知南的气消了一点,但并不只是因为理解了林嘉年的忙碌,还因为孟逸磊的出现激发了她的警觉心——

夫妻之间的矛盾是内部矛盾,孟逸磊对她来说属于外部矛盾,她需要和林嘉年一致对外。

许知南严肃叮嘱了林嘉年一句:“到了C市之后你少和姓孟的一起厮混啊。”因为她太清楚孟逸磊的德行了,这个男人

在事业上还算是有上进心和能力的,

⅝(格格?党文学)⅝,

但私生活方面,就不敢苟同了。

林嘉年立即向她保证:“我绝对不去酒吧。”

许知南睨了他一眼:“我不信你不知道他除了去酒吧之外的事情。”富二代她见了多了,因为她自己就是个富二代,所以一眼就能看透孟逸磊那人:风流多情的大少爷,混迹情场的老手。

林嘉年张了张唇,欲言又止了一番,然后,不确定地回了句:“应该不会有其他事儿吧?他家孩子都一岁了。”

呵,男人。

许知南都被他这话逗笑了:“你说这话你自己信么?”

林嘉年:“……”不信,一点都不信。

虽说孟逸磊从没跟他提及过自己的私生活,但他也不是个呆子,还是能察觉到的,装作不知道而已。

林嘉年的哑口无言令许知南越发笃定了自己的猜测,警惕性越发高出了一截:“他爸是咱们的投资人我心里清楚,咱们得罪不了孟逸磊我也清楚,他的那点破事儿就让他自己跟他老婆瞒着吧,咱们也不掺合,但是你不能跟他同流合污,不然咱俩就完了!”

“我绝对不会!”林嘉年信誓旦旦地向许知南保证,“我这辈子只要你。”

许知南:“……”

哎呀,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一点也不气了呢?

但她却还在佯装生气,不然面子挂不住:“行了,快下车吧,再不走真给我贴条了。”

林嘉年:“那我、走了?”

许知南板着脸说:“走吧。”

林嘉年却坐着没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