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犯禁窃国(1 / 2)

当灭圣盟陈仇挟无匹之势,悍然撞开皇城大门时。

整座天京好似闷雷落下滚走不休,可怖的威压直如万丈怒涛,肆虐撼动群臣聚集的太和殿!

冲犯中枢,轰动京都!

这是景朝定鼎一甲子,从未出现过的大逆之举!

即便六十年前公认的天下第一人,意欲扶持小明王登基的玄天升龙道主。

也没有这样的胆气,敢于尝试独挑皇朝!

尽管圣人不临朝二十载,可是覆压八百里的巍巍京城聚拢盛隆国运。

上达穹天,下接龙脉!

宛若撑天神柱,其势如日中天!

再加上一众大宗师坐镇,凶险程度并未差多少!

纵然玄天升龙道主复生在世,今时今日亦未必闯得进来!

“何方宵小?!”

太和殿上,内阁宰执之首的颜兴率先回首,浑浊眼光绽出烈日也似的璀璨精芒!

儒门中人修浩然之气,最是阳刚浩大,威烈无匹!

要知道,至圣先师尚未合道之前。

曾经以一言号令寰宇,扫清周天世界的邪魔妖氛;

以一字镇压巨擘,万载不得出!

自身所凝聚的那一挂浩然长河承载日月星斗,字字珠玑,开辟山河。

几乎化为一方大界,令无数儒门后辈心向往之,视为万古圣地。

即便到了第九劫,至圣先师跌堕玄德,使得照彻无数个时代的浩然长河黯淡无光。

儒门弟子也像失去航行方向的龙牙大船,沉沦千秋不见踪迹。

直至亚圣从“礼法”二字内,攫取“礼义”。

进而于至圣先师定下的规矩里头,继续再做文章。

重续儒门之根基,重现儒生之风采!

而今的上阴、稷下两座学宫,所承继的道路,多半便是亚圣所立。

不过,之后人道皇朝统摄万方。

儒门亦开始师法各家,百花齐放。

成为当世显学,一度压过佛道两家。

因此,内阁宰执的颜兴眸光一闪,发出怒喝。

整个太和殿便被暖融阳和之气寸寸充塞,宛似一团炸开的烈阳。

叫人面色凛然,不敢轻视。

刹那间,浩然长河如剑劈斩,直接横跨虚空倏忽而至。

悍然横击面覆金甲,气势冲霄的陈仇!

“颜阁老,只你一人?恐怕不够。”

那位无需操心惊神大阵,以及龙脉禁法镇压的灭圣盟主淡淡一笑,麻衣赤足踏过午门,直逼内廷而来。

好似蝌蚪小字的道文闪烁,如星斗耀世,垂落光华,造就出分割阴阳的玄奥法理。

足以涤荡万物的浩然长河,宛若扑到空处,竟然无功而返。

“两界无间,太宇真种!好妙的手段!”

负手而立的谭文鹰眯起眸子,朝着端坐龙椅的白含章拱手行礼,轻声道:

“请殿下恩准微臣,擒杀此獠,明正典刑,以昭彰朝廷之天威!”

白含章的神色掩盖于旒冕下,垂眸颔首道:

“劳烦大都督了。”

谭文鹰那身御赐的深紫官袍紧贴肌体,随着气机外放,翻起极其细微的层层涟漪。

兵家修士不同于其他三教,各自与大道相通。

或能口含天宪,定夺生死;

或能金身不朽,横压三世;

或能召劾鬼神,祈福禳灾!

他们所重的是杀伐,以屠城灭国之凶威,摧山拔寨之彪炳,铸就武庙的名位!

而与兵部分庭抗礼,独自成为一座山头的谭文鹰。

他执掌五军,官拜大都督。

被誉为凉国公杨洪之后,最有望摘取“军神”之位的兵家大材。

前者生逢其时,赶上好几场规格惊人的百万大战。

更亲手扼断百蛮皇朝最后一丝气数,堪称灭国级数的泼天大功!

否则也不会受封国公,及太子太傅!

位极人臣,无比尊荣!

等到谭文鹰脱颖而出的时候,只剩下镇守九边。

即便辟土三千里,至多不过封侯之功。

难以望凉国公项背!

不过这位大都督另有机遇,与结义兄弟燕王白行尘斩杀一尊大魔。

借由突破五重天,踏足大宗师之境。

反而比杨洪更进一步!

“既然来寻死,那便成全你。

反贼余孽,就应死净才对!”

谭文鹰语气淡漠,脊背挺直如一杆大枪,刺破八方层云,引得天光照破。

他昂首阔步踏出太和殿,五指虚虚一握。

万载寒铁寸寸凝聚炼化也似,顷刻铸成一条张牙舞爪的狰狞大蛟。

文武百官皆感心头涌现一股冷意,像是坠进冰窟窿。

“朔寒天罡!当世四大名枪之一!”

有人惊呼出声。

“内阁宰执,兵家都督,以二子兑我一人?”

陈仇周身萦绕蕴含空间法理的熠熠道文,好像将他笼罩于另一方无法触及的小界当中。

“仍然差些意思。”

他这番狂话说得轻描淡写,却有种笃定坚深之感,让人觉得不容置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