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后我成了国家宝藏守护人

退圈后我成了国家宝藏守护人

作者:闲与

其他类型20 万字 连载

关键字:退圈后我成了国家宝藏守护人

最新章节:第 93 章 番外三:求婚5个月前

苏方死后才发现,自己竟是一本娱乐圈文里的炮灰真少爷。    前世的他在假少爷的撺掇下进了娱乐圈,却在黑营销下成为全网万人嫌,而父母也觉得他“上不得台面”,对他百般厌弃。    重活一世,再次面对父母的批评辱骂,综艺导演的恶意剪辑和故意为难,顶着“苏方离开娱乐圈”的热搜,在全网嘲讽之下苏方利落地选择了退赛,回到了养大他的师门。    就在大家以为苏方真的销声匿迹的时候,有人说在古法颜料纪录片里见过他,有人说在缂丝工坊采访的背景中出了他的身影,还有人信誓旦旦的说在故宫新聘文物修复师公示消息中见到了他的名字……    直到不久后,由国家台主导的一档以“非遗延续传统,文物重现历史”为主题的综艺在万众瞩目中上线。    在最新一期节目预告中,观众们猛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长身玉立浅笑自若的人不就是被全网骂到退圈的万人嫌苏方吗?    再看一眼官方给的头衔——“非遗传承人”&“文物修复专家”!    看到苏方对这些非遗技艺、国家宝藏如数家珍的模样,观众们终于明白了,不是娱乐圈容不下苏方,是娱乐圈留不住苏方。    *    对于这个突然回归的亲生儿子,尹家夫妇并不喜欢,看他这用不惯刀叉睡不惯乳胶床垫的样子,就觉得没见过世面,丢人的紧。    可后来他们才知道,苏方用不惯刀叉,因为他从小吃的都是宫廷菜,习惯了用筷子;睡不惯乳胶床垫,因为他睡的是拔步床,冬天盖的是漳绒,夏天铺的是香云纱……    尹家夫妇后悔了,他们想接回苏方,却被挡在了那个他们以为的“小门小户”四合院外。    而站在他们面前的,是那个他们总想攀上的沈氏集团的总裁。    “我们家小孩从小就被一院上下宠坏了,无论什么都要新的,别人的东西,他不稀罕。”    比如吃的穿的,比如父母亲情,再比如,那个和假少爷好上的未婚夫。    *    尹家夫妇为了利益,给苏方和沈家表少爷指腹为婚定了亲。      苏方并不在意那个未婚夫,一来他不赞成指腹为婚,二来他师兄肯定也不赞成。  可偏偏,假少爷在意。    于是,假少爷眼含热泪地求他成全,表少爷轻柔安抚信誓旦旦非他不取,并瞪了苏方一眼,好似他是个不知廉耻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被迫成为第三者的苏方白眼一翻,气笑了,倚着身边人对着面前面色铁青的两人懒懒一笑:    “介绍一下,我师兄沈应舟,对了,按照他的辈分来算,你们得管我叫一声,小叔叔。”    阅读指南:  1.宠妻无度前期克制内敛后期占有欲爆棚攻X骄纵团宠天才文物修复师受  2.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带入现实,谢谢!  3.本文文物修复相关知识皆来自网络及作者杜撰,请相关专业大佬手下留情,友善提出作者会努力修改的呜呜呜~    【预收一】:《养狼手册》  世人皆知当今圣上嫡子、安亲王沈知墨是个病秧子,因此明明已经年至弱冠仍未被册封太子。  朝野有流言,废嫡立长是板上钉钉。    直到一年冬日,安亲王府不知何时多了个新侍卫,此后安亲王府便一改往日恬淡寡欲的模样,渐渐显露出锋芒。  先有驸马醉戏名伶,安亲王当街斩杀,后有围场秋猎遇袭,安亲王全力保护皇上……  而这一件件事里,都少不了那个新侍卫的身影,可以说,安亲王要他往东他绝不往西,安亲王罚他,他还要先跪下谢一声恩。    世人都说,安亲王养了一条好狗,可只有沈知墨自己知道,他留在身边的,是一匹伪装成狗的狼。    *    萧梁身负血海深仇,只是眼看大仇得报还遥遥无期,他就险些被冻死在寒冬的街头。  浑浑噩噩意识渐渐模糊之时,他看到有一辆马车远远驶来,他咬牙冲了上去,将马车拦了下来。    “求大人救我一命,我愿为奴为仆,为大人效命!”    马车上的人微微掀开车窗的帘子看了一眼,然后就放下了,语气冷漠地说:“你太弱了,我不需要。”    萧梁咬着牙,心凉了半截。  这时,一个荷袋重重落在了他的身前,袋口微微松开,滚落出几颗金珠。    冰冷的声音从车内传来:“能不能活下去,全看你自己的命。”    马车走了,只留下一袋装满金珠的荷袋,草草地被扔在地上,就像扔一件废品。  萧梁连忙伸手将滚落出来的金珠装好,然后牢牢地抱在怀里,这于他而言,是救命稻草,也是烫手山芋。    三年后,萧梁再次遇见那个雪天给他扔下一袋金珠的人,那人正好遇见了麻烦,在刀光剑影中端坐着喝茶。    萧梁飞身过去,一剑斩杀了刺客,血溅到了他的脸上。  他转身看向那人:“王爷,我现在,够资格为您效命了吗?”    沈知墨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滚远点,血腥气太重,本文闻着犯恶心。”    此后,萧梁再没让血溅到过身上。    【预收二】:《在求生综艺中卖草药致富》  祝余自幼和爷爷进山采摘各种草药,对中草药熟稔于心。  一日照常上山,偶遇荒野求生节目落单受伤的嘉宾,在帮他包扎的过程中祝余了解到,这个荒野求生节目的奖金极高,这才有人不顾危险来参加。    一听到奖金,祝余眼睛亮了,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露出了两个小酒窝:“那我可以参加吗?”    *  作为一档连播了三季的荒野求生直播综艺,新一季的开播有点老生常谈的味道,收视率也开始了高开低走。    直到有一天,直播里突然闯进来一个素人说要加入比赛。    按理说中途加入不符合比赛规则,但看着逐渐飙升的收视率,导演大手一挥:“让他参加!”    于是,直播里出现了不同寻常的一幕:  别人在尽量避开山崖沼泽,祝余偏偏攀山涉水,别人对蛇虫避之不及,祝余上赶着找蛇蜕挖地龙,别人在荒野求生,祝余在挖野山参,不但挖野山参,还挂上了小黄车……    “三百年野生灵芝,不要一千万不要八百万只要五百万!心动不如行动,来!三二一上链接!”  “看看这何首乌,我刚挖的,还是人形!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啊,一口价十万,来!上链接!”  “百年野山参,这不需要多介绍了吧,一百五十万上链接!”  ……    *  祝余在求生综艺中如鱼得水,一边直播卖货一边还收了不少欠条——谁让这综艺别的不多,就是受伤的人多呢。    直到他遇上了宋知砚。    祝余一边免费帮他包扎一边念叨:“你这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个少爷样,怎么会来这综艺受罪?”    宋知砚垂着眸,有些失落的模样:“我来找艹狼草。”    “艹狼草?”怎么听着有点耳熟呢?  祝余努力想了想,一拍手:“那不是山海经里的神草吗?嗐,都是传说,骗人的啦。”    宋知砚刚要抬起的嘴角落了下去:“原来是骗人的啊……”    祝余:“……”怎么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